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韩国首尔最大的赌场 > 韩国严打海外涉赌犯罪活动

韩国严打海外涉赌犯罪活动

  近年来,韩国国内的一些非法组织通过在海外租借赌场游说唆使国内富有阶层赴海外“旅游”,甚至提供豪华服务的涉赌案件时有发生。为掐断赴海外赌的利益链条,严厉打击海外涉赌犯罪活动,韩国检方逐步加大了打击非法赌犯罪的力度。

  最近,韩国加大了打击非法组织唆使国内富有阶层赴海外赌的执法力度。随着韩国检方搜查海外赌行动的不断推进,韩国金融界、企业界一些知名人士因赴海外赌嫌疑接连遭到拘捕起诉。10月14日,一则韩国狮队选手涉嫌海外赌的消息再次在韩国社会引起巨大反响。

  近年来,韩国国内的一些非法组织通过在海外租借赌场游说唆使国内富有阶层赴海外“旅游”,甚至提供豪华服务的涉赌案件时有发生。为掐断赴海外赌的利益链条,严厉打击海外涉赌犯罪活动,韩国检方逐步加大了打击非法赌犯罪的力度。

  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根据有效线名涉嫌在海外经营赌场和兼职中介拉客的犯罪嫌疑人。从他们口中陆续获知韩国内一些企业界人士通过他们提供的服务赴、等东南亚国家与地区非法赌的犯罪事实。随着侦查工作的不断深入,韩国狮队两名职业棒球选手赴海外赌的线索也进入了检方关注范围。

  据首尔地方警察厅广域搜查队介绍,通过分析两名涉案人金融账户已掌握其用于赌的资金流向,下一步将对其通话账单、出入境记录等进行分析,以便尽快掌握其非法赌的犯罪事实。此消息一经曝光,立即引起轩然大波。因为目前正是韩国棒球职业联赛季后赛期间,成绩排名第一位的狮队正努力实现其五连冠霸业,但是涉嫌海外赌的两名选手因受到检方传唤,无法继续为球队效力,致使球队实力及形象大受影响。

  在此之前,首尔中央地检已掌握了一些企业界人士多次前往、与越南赌的犯罪事实。10月19日,韩国检方以赌、特定经济犯罪、贪污等罪名对蔚山某海运企业代表文某做出刑事拘留。据了解,文某于2013年至2014年间多次出入海外赌场,涉赌资金至少达200亿韩元。同时,检方也对在越南赌场消费数十亿韩元的京畿道广州市某球场主孟某提出召回调查。10月21日,韩国知名化妆品“自然乐园”代表郑云浩因涉嫌海外赌被韩国检方拘捕起诉。另外,被起诉的韩国企业界人士还有东国制钢会长张世柱。

  据韩国检方透露,韩国企业界、体育界等知名人士基本上都是通过国内非法组织赴国外进行赌。韩国国内非法组织(黑社会势力)先在东南亚一带国家或地区租借赌场,包装成VIP房,然后邀请国内有经济实力的赌客前去消费。据报道,一般VIP房的最低准入门槛为3000万韩元,每盘涉赌资金最少达数十亿韩元,作为VIP客户访问一次平均消费近1亿3000万韩元。一些非法组织还提供从食宿、机票到赌资等全程豪华服务,即客人可以“空手”前往,他们可以代为办理借钱赊账、换钱等一切手续。

  棒球是韩国人最为热衷的体育赛事之一。对于棒球选手海外赌行为,一些狮队的球迷们偏袒之心泛滥,其所发表的某些“强词夺理”的理由也引起了社会热议。一些球迷认为,虽然赌不应提倡,但是随着国民经济水平的提高,对于能到海外旅游观光的国民,如果当地设有合法的赌场,旅游途中进去尝试一下手气作为消遣未尝不可,而且过去经常有企业人员或艺人在海外赌不被追究的例子。尽管棒球选手被曝涉赌资几亿韩元,但对于年薪达数十亿韩元的选手们来说,并构不成多大影响,而且花自己的钱进行赌,没有给别人造成损害。

  韩国法律止赌是不争的事实。韩国《刑法》第246条规定,凡是涉赌人员,每人最高将处1000万韩元罚款。该条款还规定,如果赌只是出于一时,可免于处罚。1985年韩国院结合实际案例对赌与又作出标注,即判决时,要参考赌的时间、场所、赌参与人的社会地位、财产状况及参与赌的缘由等综合做出判断。

  韩国知名律师郑焕熙认为,虽然涉案棒球选手年薪丰厚,一次输掉一两亿韩元并不会对其造成严重经济负担,但追究细节,在其赌过程中,往来资金很可能达到几十亿韩元。另外,赴海外赌时,不可能携带几亿韩元的,资金不足时,就会向赌场放机构拆借,然后再通过国内账户进行汇兑,这样就会造成通过“不法组织”周转资金的事实。一旦即成事实,就违反了《交易法》,其赌质就发生了变化。

  目前,狮队队员海外赌事件不断发酵,社会各界各抒己见。首尔地方警察厅广域搜查大队表示,目前仍处于根据线索进行内部搜查阶段,即使存在非法赌嫌疑,如何处罚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警察厅的相关人士表示,在赌场赌是“合法”的,还是非法赌,其评判标准不好把握。

  据律师吴宪钟介绍,虽然棒球队选手出入海外赌场所涉金额较大,但判断是否违法,还要参考其是否多次频繁出入赌场以及其赌行为是否具有投机。根据过去的判例,如果嫌疑人的赌行为只是偶尔一两次,即使涉案金额巨大,也可视为一时消遣。此外,还要根据嫌疑人在参与赌时是否带有想不劳而获不义之财的侥幸心理,即赌,也是评判其行为的重要标准之一。

  另外,法律界对于过去有关赌的判决也提出一些质疑。特别是院提出一项“社会地位”参考标准,即社会公德标准。如果是公众人物、社会名流,考虑到可能会给社会带来更大负面效应,就倾向于给予从严处理。例如,2011年韩国艺人申政焕因赌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就因为他作为艺人给公众特别是青少年带来的赌负面效应较大,于是给予重判。但是以社会公德、舆论作为量刑参考标准,这完全违背了罪(刑)由法定的原则,值得反思。

  此外,韩国在、仁川永宗岛、江原道等地投入运营或正在建设多个赌场,用于吸引外国游客前去消费,韩国政府规定本国国民却不准入内。换言之,如果本国国民进入就属于违法赌,而外国游客使用则属于。相反,韩国国民作为外国游客到海外(赌)消费,韩国却要追查其是否违法,这让一些普通民众产生质疑。另外,韩国为扶持江原道旌善郡废矿区的经济,专门制定特别法律允许本国人到该废矿址上建造的“江原乐园”赌消费,但施行令中又明确规定,不允许经常光临该赌场。“那么在此次事件中,如果棒球选手不是去国外,而是来到江原乐园,是不是就不会出现当前的争议?”韩国JTBC电视台在做此专题时也抛出了上述疑问。